接力大事記

The big event
您所在的位置:首頁 > 接力大事記 > 中國原創幼兒文學理論研討會在京舉行

中國原創幼兒文學理論研討會在京舉行

2019.10.25
2019

啟動儀式.jpg

2019年9月11日,接力出版社在北京中國現代文學館舉辦 “幼兒文學的邊界與特征——中國原創幼兒文學理論研討會”。

現場會議.jpg

李敬澤、高洪波、金波、秦文君、徐魯、湯銳、朱自強、陳暉、李敏誼、瞿亞紅、杜傳坤、胡華、崔昕平、劉頲、劉秀娟、陳香、劉丙鈞、鄭春華、王一梅、蕭袤、熊亮、呂麗娜、李岫青等20余位專家學者、作家、畫家、評論家參會,接力出版社總編輯、兒童文學作家白冰等作為主辦方代表參會,參會媒體20余家。整個研討會嚴謹、活躍,與會者圍繞“幼兒文學的邊界與特征”主題進行了生動嚴謹的切磋、討論,研討會在主持人朱自強總結陳詞后圓滿結束。

會后,“第二屆接力杯金波幼兒文學獎征稿倒計時6個月啟動儀式”熱烈舉行,與會嘉賓們齊聚一堂,共同見證第二屆接力杯金波幼兒文學獎征稿倒計時啟動。啟動儀式上,接力杯雙獎評委會主任高洪波,接力杯雙獎組委會副主任、秘書長白冰、金波呼吁——希望有更多的作家、畫家拿起筆來為幼兒寫作,為幼兒讀者描畫出一個快樂美好的文學世界。

李敬澤.jpg

李敬澤:“邊界”和“特征”抓準了要害

中國作家協會副主席、黨組成員、書記處書記李敬澤高度肯定本次理論研討會主題的及時性和建設性。

李敬澤認為,18歲前,尤其是0—6歲的孩子,判斷力尚未完全成熟,這一時期,他們的閱讀選擇,要靠成人代為決定。不過,成人的感覺不能直接等同于孩子的感覺,成人的選擇更不能忽略孩子的本體感受。幼兒文學是大人們建構出來的文學,因此,“我的感覺”和“你的感覺”能不能合二為一,是對幼兒文學作家提出的最大考驗,同時也是對幼兒教育、幼兒心理學研究、實踐的考驗,我們還需付出更多努力。

李敬澤認為,本次理論研討會主題中“邊界”和“特征”這兩個關鍵詞,抓準了幼兒文學的要害——孩子是什么樣的孩子?我們期望孩子成為什么樣的孩子?在這兩個既是“邊界”也是“特征”的復合之問里,滿含我們的焦慮,而化解這樣的焦慮,正是這次理論座談會的價值和意義:在“邊界”和“特征”的雙重限定里,我們要知道哪種判斷、哪種選擇可以既是孩子們喜歡的,也是成年人期待的。

幼兒文學事業的不斷進步、發展和成熟,除逐步建立起幼兒文學獨特的文學、審美、社會、心理價值譜系外,還需要確認幼兒文學在整個兒童文學中獨特而飽滿的“邊界”和“特征”。我相信,在我們各位,特別是像金波老師、高洪波老師這些前輩的推動下,在接力出版社這樣極具責任感的出版機構、各家媒體的努力下,幼兒文學的發展和繁榮指日可待。

高洪波.jpg

高洪波:幼兒文學是了不起的文學

中國作家協會副主席、兒童文學作家高洪波認為,幼兒文學是了不起的文學,幼兒文學創作有四大標準:

第一個標準是“哲思與詩意”——比如,作家佐野洋子的《活了100萬次的貓》就哲思、詩意并存,我曾經把這個故事講給一個4歲的孩子,孩子聽著聽著,淚光閃爍。

第二個標準是“幽默與童趣”——我一直堅信,每個小不點天生都有幽默,都富于童趣,隨著年齡增長,這些也許會被遮蔽,因此,在幼兒文學創作中,保有幽默和童趣至關重要,而這是世界幼兒文學的共識。

第三個標準是“語言與讀者”——幼兒的語言是淺語,這包括童謠兒歌和童話故事,幼兒是沒有閱讀能力的,由長輩的語言、老師的語言、父母的語言,向他提供最初的文學灌輸,金波老師編了一套經典的“中國傳統童謠書系”,這就是標準,童謠在語言方面的特殊性留存給人類后代很多寶貴的借鑒。

第四個標準是“視角與定位”——高爾基說過,兒童是最可尊敬的人類,幼兒文學創作要保持住孩子的特征,尊重孩子……幼兒文學是最本真意義的成長文學,是系好人生第一顆紐扣的文學,是了不起的文學,誰輕視它,不是淺薄,就是愚蠢。

金波2.jpg

金波:幼兒文學是大文學

首都師范大學教授、兒童文學作家、詩人金波認為,幼兒文學是大文學。

金波先生認為,兒童文學發展很快,但還有很多不足,發展不平衡。比如,幼兒文學過去一直被淹沒在兒童文學里,沒有把它單獨分出來強調;幼兒文學的作者隊伍不夠穩定;此外,有關幼兒文學的理論建設仍需強化。金波先生認為,幼兒文學要從社會、教育、文化多個角度去關注,才能穩步地向前發展。

金波先生認為,幼兒文學面對的絕對不只是幼兒,還要面對家長、教師等成年人,成年人是將幼兒文學送到幼兒手中的群體,離開了成年人讀者群,幼兒文學的創作、推廣和普及都是很難進行的。

金波先生認為,幼兒文學的修辭技巧非常多,比如擬人,比如反復,比如頂針,比如復沓,在幼兒文學的技巧方面,我們的理論研究還很欠缺,還缺少歸納。

金波先生認為,幼兒文學特別是嬰兒這個階段的文學,是聽覺的藝術——它快捷,強烈,要能瞬間儲存于聽覺記憶。我在主編 “中國傳統童謠書系”這套書時,強烈感受到這一點,如果我再編一套兒歌系列,同樣是詩歌系統,感受更強烈:當今兒歌創作中,技巧用得少,而且太單調。

金波先生認為,幼兒文學理論的建設非常重要,幼兒文學一定要推廣到家長、教師那里去,沒有成年人閱讀的幼兒文學,是不能夠真正到達孩子的手里的,幼兒文學的教育是情感的教育,需要家庭文化的熏陶。

圍繞“幼兒文學的邊界與特征”這次理論研討會的主題,各位參會嘉賓互動交流,各抒己見,主要觀點、見解聚焦于以下七個方面:

一、幼兒文學的美學風格

秦文君.jpg

上海市作家協會副主席、兒童文學作家秦文君認為,幼兒文學寫作取決于對美的認識,對審美的把握——流光異彩是美,大道至簡也是美。幼兒文學那種奇妙的感覺異常新鮮,異常飽滿,它能讓孩子在閱讀的過程中,生成最初的美的經驗。幼兒文學應該把世界上最好最美的事物寫給孩子看,比如天性美、情感美、自然美、性別美、缺陷美、語言美等,讓他們借由文學,奠定最初的美學鋪墊,從這個意義上說,幼兒文學是尋找幸福的百科全書。

呂麗娜.jpg

兒童文學作家呂麗娜認為,幼兒文學的美在于它的簡單,這是幼兒文學的美學,也是幼兒文學的力量。幼兒文學的“簡單”,其實“不簡單”,這種并不簡單的簡單,正是幼兒文學的光芒所在,正是藝術化的簡單和看似無技巧的技巧所在,正是幼兒文學 “大巧若拙,舉重若輕”的藝術魅力所在。

劉秀娟1.jpg

中國作家網總編輯劉秀娟認為,童話世界要有對孩子的生活教育。劉秀娟以繪本 “十四只老鼠”系列、“幸福小雞”系列等經典圖畫書為例,認為這些幼兒文學作品以日常生活之美的呈現見長,在這類幼兒文學作品里,作家精雕細刻,將平凡的生活場景、幼兒熟悉的生活細節、生活情節融入故事,在云淡風輕之間,灌注生活之美的點點滴滴,是一種很好的美的教育。

杜傳坤.jpg

山東師范大學教育學部學前教育學院教授、院長杜傳坤認為從文學藝術角度探討兒童身心發展的時候,應該是感性思維,而不是理性思維,人一生中的情感和想象力,并非是呈線性的。

徐魯.jpg

湖北省作家協會副主席、兒童文學作家徐魯認為,相對其他文學,幼兒文學更接近兒童文學的核心,一位杰出的幼兒文學作家,首先必須是一位文學修養深厚、心地仁愛純凈、語言干凈精妙的文學家。寫幼兒文學,首先需要“用心”,清澈明亮的句子,應該從真誠的心靈里流淌出來,帶著溫度,帶著明凈和純真的感情。

二、幼兒文學的邊界

湯銳.jpg

兒童文學作家湯銳認為,幼兒文學的邊界劃分非常細膩——對幼兒來說具有拓展思維的作用,尤其是激發和豐富情感體驗。0—3歲是幼兒情緒發育的重要階段; 3—6歲幼兒將情緒內化為情感,感知能力高度發展;6歲以上是兒童邏輯思維發展時期。所以,在幼兒時期,需要通過幼兒文學的欣賞來激發和積累幼兒的情緒體驗。

徐魯認為,幼兒文學的邊界非常開闊——他引用韋葦先生的話說:“相比其他的兒童文學來說,越是低幼的文學,越容易為全人類的小讀者所接受”……幼兒文學不帶任何意識形態觀念,也不在乎任何文化背景,它們表現的是全人類的心靈中共通的東西,全人類的“初心”。

熊亮1.jpg

圖畫書研究者、畫家、作家熊亮認為,幼兒文學的年齡段分級很細,好的幼兒文學要尊重特定年齡段幼兒的心理需求……熊亮介紹說,他創作的圖書《游俠小木客》,小主人公能夠幫助孩子去拓展、去抗爭,這個故事的年齡邊界設定為5歲左右。幼兒文學作者抓準孩子年齡邊界,作品便很容易滿足小讀者的需要。

杜傳坤認為,幼兒文學年齡邊界劃分精細化很好,但也增加限定——她認為,機械搬用年齡邊界的劃分,會忽略現實情況的特殊和變更,對于兒童年齡階段的劃定,有一個大體的參照框架更貼近現實。

蕭袤.jpg

兒童文學作家蕭袤認為,嬰兒文學不應該包含在幼兒文學中,他建議,接力社在設立 “接力杯金波幼兒文學獎”后,可考慮設立 “嬰兒文學獎”。他認為,隨著時代發展,兒童詩或者說散文都可以做成圖畫書……嬰兒文學是對母語的啟蒙,中國作家一定要重視嬰兒文學的創作。

三、幼兒文學的視聽覺藝術

陳琿1.jpg

北京師范大學文學院教授、中國圖畫書創作研究中心主任陳暉認為,幼兒文學音韻性最為動人,幼兒文學的美由音韻美、藝術美兩個方面構成。文字的聲韻之美為幼兒帶去身心愉悅的閱讀體驗,由藝術手法、修辭手法構造的藝術之美為幼兒帶去聽覺愉悅的接受體驗……重復、遞進、排比、對比,循環往復的節奏感打動人心。

陳香2.jpg

中華讀書報編委、中國兒童文學研究會副秘書長陳香認為,幼兒文學的本質是聽的文學。在閱讀過程中,幼兒會特別留意作品對外部特征的描繪,會對動態文字充滿興趣。反觀當下的幼兒文學創作,陳香認為,有些幼兒作品的藝術特征不明顯,外在的藝術形態不鮮明,作者或多或少忽略了兒歌、童詩、謎語等在養成幼兒的語言能力、感知能力、審美能力以及價值傳遞方面的作用,忽略了童話故事、幼兒戲劇等對幼兒情感能力、想象能力、表達能力方面的作用。

四、幼兒文學的創作方法

王一梅.jpg

兒童文學作家王一梅認為,創作者把思維理順、以故事證明觀點、確保作品邏輯自洽,才能讓自己的作品簡單、生動——她認為,由金波審譯的《長大做個好爺爺》堪稱思維發散與思維聚攏俱佳的典范。整個故事的講述鋪陳得當,推進有力,發散時花開遍野,聚攏時要言不煩,焦點清晰,值得品味學習。

湯銳認為,好的幼兒文學作品是在幼兒和成人審美趣味的交互點產生碰撞出來的——她認為,同一部作品,幼兒和成人的關注點既分且合:幼兒尋找趣味,成人尋找意義、情懷,這是分,而關于美,幼兒和成人又殊途同歸。

鄭春華.jpg

兒童文學作家鄭春華認為,幼兒的世界宛如一個獨立星球——她認為,幼兒有自己的語系、自己的思維,自己的邏輯,作為成人,作家在創作幼兒文學時,不應以侵略者的姿態擅自進入,而是把自己倒干凈,去仰視他們……他們的星球在高高的云端上。

劉頲.jpg

《文藝報》副總編輯、文學評論家劉頲認為,在進行幼兒文學創作時,作家不能違背事理常情——她認為,只有從功能性里面掙扎出一條審美的道路,幼兒文學才會更活躍,更強大。在幼兒文學創作中,作家要尊重常識,尊重事理常情,尊重基本邏輯。生命與世界的本真狀態,才是幼兒文學工作應該堅持的真實維度,而不是我們制定好標準后的真實。

五、幼兒文學的教育價值和功能

瞿亞紅.jpg

重慶師范大學教科院副教授、重慶師范大學西部兒童文學研究所所長、《當代幼教》雜志主編、全國師范院校兒童文學研究會副理事長瞿亞紅認為,文學教育是一種審美教育,遺憾的是,一些成人卻認為它是一種知識教育,道德教育……孩子對文學的感受力敏銳異常,不輸成人,對他們而言,文學是力量,是震撼——這才是幼兒文學的主要價值和功能。

劉炳鈞.jpg

兒童文學作家劉丙鈞認為,幼兒文學的教育(教化)功能和教育功能的文學呈現,是一體兩面,一鳥雙翼,前者系是順因成果,后者是倒果尋因;前者以教化為旨,后者以教育為題;前者強調有益,后者突出有用。幼兒文學的教育功能,就其展現形式和側重,可以分為兩類,其一是寓情其中、繪美其形的喻化型作品,閱讀這類作品就像食用一種營養豐富的水果,通過消化、吸收來補充維生素的方式達到教育(教化)目的;其二是有著明確教育指向,將教育功能文學化,將教育主題、實用目標,如自我保護意識、生活習慣養成、人際交往能力等以文學的形式加以呈現和展示。

胡華.jpg

中華女子學院兒童發展與教育學院副教授、中華女子學院附屬實驗幼兒園園長胡華認為,在幼兒文學創作中,兒童立場至為關鍵。她認為,如果作家不能很好地了解兒童的精神世界、靈性世界,也就無法成為真正意義上的幼兒文學創作者——兒童是自然之子、精神之子、哲學之子,幼兒文學的創作,不是把成人的價值觀直接嫁接給他們,而是讓靈性的語言通過最富美感、最富童趣的敘述方式流入他們的心靈。

李岫青.jpg

兒童文學作家李岫青認為,孩子的思維和大人的思維是不一樣的,在幼兒文學創作中,作家應該追逐孩子們的思維。很多的家長很重視對孩子的教育:講衛生,守時,做事認真,但諸如“快樂的習慣”“發現幸福的習慣”“與小伙伴相處”“維護友誼”或“對于一朵花的愛”“對一只小青蟲的愛”等更重要的習性卻被忽略了。

六、幼兒文學中的性別意識

李敏誼.jpg

北京師范大學教育學部副教授、博士生導師李敏誼認為,作為幼兒文學作家要有性別平等意識,只有這類作品,才能更有力地推動、倡導性別平等社會通識——她以“獲獎圖畫書背后蘊含的性別意義的研究”為例,發現從1999年到2016年獲豐子愷兒童圖畫書獎的53本圖畫書作品中,男性角色占比較高,而且,這些男性角色還擁有較廣的職業選擇——這種失衡,或許應引起幼兒文學作家的關注和研判。  

七、兒童文學的演變

崔昕平.jpg

太原學院教授、兒童文學評論家崔昕平認為,與對兒童觀、兒童教育的認知促進了兒童文學獨立一樣,對幼童觀和教育觀的認知提升也會促進幼兒文學的獨立。她引用蔣峰先生的話說,20世紀80年代,幼兒文學才取得獨立,這和一個重要的出版事件密切相關,1980年上少社出版了一本《365夜兒歌精選》。20世紀80年代是幼兒文學充滿豐富性的年代,有大量的幼兒文學論文,多數都集中在基礎話題的探討,比如幼兒文學的屬性和審美特質,到了90年代之后,創作力量逐漸消減,具有標志性的作品是大量匯編的作品。隨著新媒介時代的到來,幼兒文學的載體發生了變化,如何在新媒體時代保持文學自身的發展,也是我們面臨的一個問題。

白冰.jpg

白冰:職責與使命

兒童文學作家、中國作家協會兒童文學委員會委員、接力出版社總編輯白冰認為,舉辦幼兒文學理論研討會對于接力出版社來說,水到渠成,恰逢其時,非常重要和難得——

白冰認為,0—6歲的嬰幼兒時期是人生的第一個成長階段,是一個人的情感、人格、性格形成的關鍵時期。嬰幼兒文學是會對嬰幼兒產生至關重要影響的認知手段。做好嬰幼兒文學圖書的創作理論研究和出版工作,是少兒出版工作者的職責和使命。

白冰介紹說,接力出版社1990年建社,三十年來,接力出版社始終把“嬰幼兒文學”的出版放在很重要的位置。2001年接力社創辦了嬰幼兒刊物《小聰仔》,年發行量達到200萬冊,譯介到東南亞等多個國家。接力出版社出版了很多優秀的嬰幼兒文學作品。

在兒歌、童謠、童詩方面,出版了“中國傳統童謠書系(十卷本)”等;

在童話、故事方面,出版了“大頭兒子小頭爸爸系列”、“圍裙媽媽和小餅干系列”、《踢拖踢拖小紅鞋》、“青蛙咕呱兒系列”等;

在原創圖畫書方面,出版了《烏龜一家去看?!贰墩卖~先生賣雨傘》《好想好想吃草莓》《如何讓大象從秋千上下來》和“沒想到嬰兒創意圖畫書”,等等?!稙觚斠患胰タ春!啡脒x2018年IBBY國際兒童讀物聯盟榮譽作品,榮獲2017年沙迦國際童書展插畫展嘉許獎、第五屆“豐子愷”兒童圖畫書獎佳作獎、第一屆小涼帽國際繪本大賽專業組最佳作品獎;“沒想到嬰兒創意圖畫書”輸出到馬來西亞、越南、埃及、美國、加拿大等國家。

為了加強兒童文學的理論建設,特別是幼兒文學和幼兒圖書的理論研究,出版了《能歌善舞的文字:金波兒童詩評論集》《幼兒的啟蒙文學》等圖書。

為了推動嬰幼兒文學的繁榮和發展,扶植嬰幼兒文學的新人新作,在金波先生的授權下,接力出版社在2015年設立 “接力杯金波幼兒文學獎”。

白冰強調,未來接力出版社將在嬰幼文學方面重點發力,接力出版社的計劃是:

第一,接力出版社將在嬰幼兒文學的分級出版方面做出嘗試,把幼兒文學的讀者對象分為嬰兒、幼兒、小學低年級學生,以及家長和幼教工作者。

第二,接力出版社將繼續做好嬰幼兒文學的全品類出版工作,包括童謠、兒歌、童詩、童話、故事、兒童戲劇和劇本、散文、圖畫書等。

第三,接力出版社將繼續做好嬰幼兒文學經典作品的文化積淀工作,梳理、整理、編撰、出版嬰幼兒文學精品力作。

第四,接力出版社將繼續強化幼兒文學理論的構建,將不定期舉辦幼兒文學理論研討會,每年出版1—2種幼兒文學理論專著。

第五,接力出版社將繼續辦好“接力杯金波幼兒文學獎”,把這個獎項作為幼兒文學出版平臺,推出更多幼兒文學新人新作。

第六,接力出版社將繼續加大力量向國外譯介中國優秀的幼兒文學作品,讓國外的出版同行和研究專家了解中國原創幼兒文學,了解中國幼兒文學理論與實踐的不斷發展、創建和繁榮。

朱自強2.jpg

研討會結束前,本次理論研討會主持、中國海洋大學教授朱自強總結了本次理論研討會所涉及的七大議題,朱自強先生認為,這些有關幼兒文學的美學風格、幼兒文學的邊界問題、幼兒文學的標準尺度、幼兒文學的創作方法、幼兒文學的教育意義的理論研討,事關中國幼兒文學未來發展,事關中國幼兒文學的理論建設,深入研究它們,對中國幼兒文學的長遠未來助益良多。朱自強先生認為,幼兒文學是非常難于創作的一種藝術,不論是教育者、學者抑或是出版者、家長,都要時刻提醒自己,明確講述對象,重視兒童立場,強化對兒童心靈世界的了解、認知,是幼兒文學創作的重要的前提,為此,作家、畫家、研究者、出版者都不能掉以輕心,中國幼兒文學的創作、出版任重道遠——高標卓識,讓我們一起共同努力。

大合影.jpg


上一篇:《黑焰》榮獲第三屆“比安基國際文學獎”小說大獎 下一篇:接力出版社總編輯白冰先生獲得“2018年度出版人”大獎
北京快乐8360开奖